奇异岛优选商城

VIP标识上网做生意,首选VIP会员 | | WAP浏览 | RSS订阅 餐饮火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高校学府 » 正文

西安学生画家生存状况调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03-16   浏览次数:2050
未来艺术家第二届西安美院毕业生作品爱心慈善拍卖会今日将举行。在对美院学生们作品啧啧称赞的同时,很多收藏家和艺术爱好者,也
“未来艺术家·第二届西安美院毕业生作品爱心慈善拍卖会”今日将举行。在对美院学生们作品啧啧称赞的同时,很多收藏家和艺术爱好者,也对深具潜力的学生画家的前景充满了憧憬。

  每年毕业的学生有多少最后能成为专业画家?殊不知在走向画家的道路上,他们在梦想和残酷的现实之间,作出艰难的抉择。近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西安学生画家的生存状况不容乐观。而阻挡他们最终实现画家梦的并不是他们的水平,而是平台。在艺术越来越讲究商业利益的今天,美院学生的“画家梦”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为生计奔波的牺牲品。或许以下这几种生存类型并不全面,却能一叶知秋。

  “填饱肚子”型:用兼职延续画家梦想

  穿着花格衬衣,脖子上挂着一个小玉坠,微微卷曲的头发,张炳林站在记者面前,不像一个学生,倒像一个跑场走穴的歌手。“大学4年,我一直在兼职当歌手。赚的钱,都用来买绘画材料了。”张炳林的话,竟然直接印证了记者的第一印象。

  张炳林是西安美院2011届工艺美术系的本科毕业生。张炳林告诉记者,他从小就喜欢画画,一直梦想当一名画家。但由于家里比较贫困,考入美院后,画画用的材料,出外写生的费用,只能靠他自己赚取,“尤其是材料,我学的是工艺美术,材料特别费钱。”

  为了实现当画家的梦想,大学4年,张炳林到处找兼职,在酒吧、去婚庆现场给人唱歌;找美术培训学校,当老师……只要能赚钱,他都要去试一试,因为他很清楚,艺术是个昂贵的手艺,成功的画家很多时候是用钱堆出来的。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在毕业后,选择留在西安继续画家梦的学生画家,和张炳林一样,几乎都有兼职的经历。已经毕业两年的晓明(化名)坦言,为了赚钱,他曾经在长达大半年的时间内,应一家画廊的要求,为该画廊伪制名家作品。为此,他犹豫过,但在对方出的高价面前,他屈服了。“想当画家,可也得填饱肚子吧!我们还没有名气,卖不了画,只能兼职,这样也才还有希望。”已经在一家美术班代了将近一年课的学生画家史寅平说。

  但是这样为生计奔波,四处兼职,何时才有画家梦圆的一天呢?面对这个问题,张炳林、史寅平充满了茫然。

  “曲线救国”型:“做生意”积累推广自己的资金

  6月9日,西安下着中雨,整个城市湿漉漉的。一早,周杰就从罗家寨出发,冒着雨,带着一叠招生资料,找到西安一所中学的老师,希望该老师可以发动自己的学生,到他办的美术班进行美术培训。在说服老师的过程中,周杰侃侃而谈,在记者看来,此时的他俨然一个商人。

  周杰是西安美院2010届版画系的毕业生。去年,周杰也携带自己的版画作品参加了“未来艺术家·首届西安美院毕业生作品爱心慈善拍卖会”。虽然作品也拍出了高价,但周杰并没有像郑辉、薛超等人,通过拍卖会这个平台一炮走红,进入职业画家的轨道,“对于自己的水平,我很清醒。当职业画家,目前不合适。我现在正在‘曲线救国’,为自己积累在将来推广自己足够的资金。”

  毕业之后,周杰先后在西安和咸阳开办了两个美术培训班,还聘请了两名自己的同学给他打工,教授美术。在经营培训班之余,他则将时间全部用在画画上,现在也已经存了数百张的油画。两个培训班,每个月能给周杰带来2万左右的收入。

  在周杰看来,对于学生画家而言,走出去的平台和推广渠道非常重要。他相信,有了这些资本的积累,再经过几年的画画技巧磨炼,他完全可以用经营生意赚来的钱,来铺就自己的画家之路。

  很多美院学生在毕业之后,发现自己无法当画家,一般就直接改行,从事广告设计、做美编、玩动漫,离实现画家梦想越来越远。但像周杰这样“曲线救国”的学生也不在少数。他们一般从事的还是美术的衍生行业,比如卖画材、搞培训、开设计所等。在艺术逐渐市场化,画家讲究包装和推广的今天,他们在当画家这条路上,已经走到了只会埋头苦画、等“伯乐”降临的其他人前面。但虽则如此,想要实现“画家梦”,依然很遥远。

  “扛住寂寞”型:继续或者改行的“分水岭”

  西安美院去年的毕业生郑辉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8点起床,简单洗漱之后,离开位于吉祥村的住所,徒步走到位于二府庄城中村的画室。在画室,郑辉一般会待到晚上七八点,其间,他不停地画画,午饭、晚饭基本都在画室解决。“这个过程很寂寞。可是耐不住寂寞,就画不出好东西。长达一两年的过程中,我扛住了。”郑辉说。

  但是,从去年7月份开始,郑辉开始不那么寂寞了。去年,郑辉参加了“未来艺术家·首届西安美院毕业生作品爱心慈善拍卖会”,作品《陕北之春》拍出了全场第二高价,从此被收藏家和爱好艺术的市民“惦记”上。很多人在辗转打听到郑辉的画室后,直接上门买画。西安高新一家艺术港,更是长期代销郑辉的作品。郑辉的中幅油画作品也从拍卖会前的一两千,涨到现在的四五千。

  现在,郑辉正在盘算着是否重新租一个画室。毕竟,城中村里的画室虽然便宜,但稍显档次不够。郑辉坦言,如果不是因为那次拍卖会,他或许会和很多没有“门路”的同学一样,每天耐住寂寞,不断地画画,然后拿到画廊去推销,受人白眼,“我最初拿自己的油画去画廊,对方只给了150元。”

  像郑辉这样的,能小露头角看到希望的,毕竟是个例。在“寂寞”这个关卡前,更多的学生画家,尤其是学国画的以及相当多的女学生画家选择了退却。西安美院2009届国画系毕业生小依(化名)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当平面设计,她曾经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一名著名女画家,到中国美院去办展。但仅仅坚持了半年,她就改行了。“没有过那种经验,你无法体验自己的内心有多煎熬。”小依告诉记者,比起油画,国画更讲究积累,国画家要想出头,没有长年累月地画,根本不行。可是画了一张又一张,拿出去却没人要,“很努力,却看不到机会来临的那一天。作为一个女生,硬扛那种寂寞的创作过程太痛苦,索性改行。”

  “投身组织”型:几率低却是圆梦捷径

  2007年,西安美院国画系毕业的范鹏杰报考西安中国画院时,曾经被“声势浩大”的报考场景吓了一跳,现场几百个人,人挤人,就为了两个进画院的名额。当时,范鹏杰都想着没戏了。

  此前,为了找到一个可以自由画画的工作,范鹏杰投了数百份简历,但基本都“泥牛入海”,有去无回。没办法,范鹏杰找了一个给一家文化机构画扇面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好歹是可以继续画国画,延续自己画画的梦想。

  正当范鹏杰还在为自己“画家梦”惴惴不安的时候,峰回路转。他通过了西安中国画院的笔试和面试,成为画院的专业画家。现在,范鹏杰已经是西安著名的青年画家,各类大小展览,总能看到他的作品。

  “进入画院,我的画家梦已经完成了一大半。虽然不代表我的水平会比其他学生高,但我的平台和起点完全不一样了。”范鹏杰告诉记者,对国画系的学生画家而言,就业很多时候意味着梦想的破灭。而在画院这样的专业机构,首先不用担心生计,其次画院会为画家创造各种有利创作的环境,并进行推广,“更关键的是,眼界高了,观念变了,成为画家就水到渠成。”

  记者发现,对学生画家而言,要圆画家梦,除了加入画院,另一捷径就是留校。作为中国排名前三的美院,一旦能留在西安美院,就等于找到组织了。身处丰富的资源和深厚的学术环境中,成为画家的几率比单打独斗大了何止几十上百倍。只是,和进画院一样,对更多的学生画家而言,留校,同样也是一个美丽的梦。

  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 吴成贵 采写

  解读

  学生画家,最缺的是平台

  学生画家的“画家梦”为何如此难以实现?为什么,在国外风行的“青年画家培养计划”,在国内几乎看不到?面对这一系列问题,著名画家、西安美院院长王胜利,著名策展人、西安美术馆馆长杨超以及著名美术批评家、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鲁虹各有看法。

  传统艺术教育,遵循“自生自灭”

  在王胜利看来,准确地说,美术院校并不是一个培养画家的学校。美院强调“科班”的概念,其实就是对有成为画家潜力的年轻人,进行系统化、艺术规律化的培训,对支撑成为画家的全面素质的培养,“绝大部分美院毕业生成不了画家,这是现实。况且回头来看,哪一位顶尖画家不是经历多年的磨炼,才最终在艺术圈中站稳的呢?”

  不过,一直也有评论认为,在引进西方美术教育理念后,画家出现的几率降低,并对此提出探讨。对此,杨超认为,中国传统艺术教育,讲究顺其自然。画家出师之后,基本上都是“自生自灭”。现代画家的学校培养模式,在毕业之后,学生画家同样依靠的也只能是自己。况且,现在的学生画家比起以前的画家,就业机会多了。在解决了生活问题之后,实际上出现画家几率应该是高了。

  学生画家没平台,因为“供需”未结合

  不管第一届,还是本届西安美院毕业生作品爱心慈善拍卖会,都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很多人都认为,拍卖会不仅为学生画家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接受社会检验的平台,同样给收藏家、热爱艺术的普通市民建立了一个实现收藏、家庭装饰的平台。

  “一旦这两个平台实现交叉,可能就可以实现很多学生画家的画家梦。”杨超认为,现代社会对艺术品的需求一为高端市场,二为家庭装饰市场。而就市场潜力而言,无疑后者更为巨大。但是目前的现状是,装饰市场充斥着大量的国画、油画的“行画”,水平很低,老百姓想买高水平、低价格的画作,却无从选择;另一方面,学生画家有很好的作品,却没有途径、平台展示到老百姓面前。

  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当代艺术教父”、著名策展人栗宪庭曾表示,一旦学生画家成为低端艺术品市场的主力,那么其中出现顶尖画家的比率将大大增加。

  市场“急功近利”,阻碍了画家成长

  在英国、法国等国外艺术发达国家,“青年画家培养计划”备受称赞。但在国内,包括西安,却很少有年轻画家和艺术机构签约,自此被包装、培养的消息传出。是因为年轻画家水平不够,还是培养成本太高呢?

  杨超认为,画家出名是个概率事件。在国外,践行青年画家培养计划的一般是经济实力雄厚的高端收藏机构和收藏家,他们有实力承担培养的风险。而这点恰恰是中国目前欠缺的。以西安为例,更多的是实行一锤子买卖的画廊,缺乏高水平的收藏机构。整个艺术市场的产业链更急功近利,讲究当前利益,于是选择性地忽视了很多年轻画家。

  而在鲁虹看来,“青年画家培养计划”这样的计划,在很多时候,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持。在法国,政府就会以很低的价格将房屋租给有潜力的学生画家当画室,并适当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并制定相应的展览、出版计划,“在这种情况下,学生画家出头的当然就多了。”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2012-2014 中国书画展 All Rights Reserved全国客服热线:15629356641 13972536641
联系QQ:915293802